当前位置: 首页>>宅男的秘密入口 >>老k频道网站入口

老k频道网站入口

添加时间:    

在投资方面,董希淼表示,鼓励基金等长期投资者参与商业银行增资扩股也是补充资本的一种方式。前段时间部分中小银行股权转让遭遇流拍,这一安排能帮助股权转让、增资扩股进展更加顺利。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支持银行理财子公司投资银行资本补充债券,以及鼓励外资金融机构来买债券,其实是为了增加银行资本补充工具的购买者,扩宽银行的资本获取来源,为其资本补充创造更好的条件。在资本补充工具创新的同时加大投资者的队伍,这样资金来源才会更多。

另一方面,对于券商来说,净资本水平的高低决定了公司各项业务规模的大小。净资本是重要的券商监管指标。2018年,南京证券母公司净资本为83.91亿元,较前一年度的74.17亿元提升26.6%。然而,从全行业看,南京证券的净资本并不高。截至2018年末,已上市交易的35家券商中,净资本最高的为中信证券,达到919.96亿元。南京证券的净资本在券商中排名32位,如果合并考虑即将上市交易的红塔证券(601236.SH),其排名还会再降一位。

然而待到2017年6月华朔股份再一次股权转让时,其估值又突然出现大幅下滑,显得非常蹊跷。2017年6月21日,华力实业与华科控股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华力实业将其持有的华朔股份826.81万股股份以4364.80万元转让给了华科控股,而此时华力实业的持股比例为11.02%,也就是说,按照此次股权转让的价格计算,华朔股份整体估值为3.96亿元。相比2016年9月时8.17亿元的估值,在仅仅过去了数月,华朔股份的整体估值被贬值了一半多,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压力上升 亟需创新资本补充工具曾刚表示,商业银行的资本补充压力来自于微观和宏观两个方面。从微观银行自身来看,伴随着即将落地实施的资管新规,银行业通过同业、理财等业务无序扩张的时代终结,表外业务将加速“回表”,非标业务回归标准化,资产质量也将更加透明和真实,但无疑将对银行资本的承接能力提出严峻挑战并加速资本消耗,行业阵痛难以避免。另外,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面临TLAC(总损失吸收能力)监管和巴塞尔协议Ⅲ的追加要求,中国的四大行均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可能面临更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资金状况堪忧联璧金融被上海警方立案调查以后,7月4日,斐讯官网公告确认,将由上海骏合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来承接联璧金融的K码兑换。在斐讯的口径中,联璧金融只是一个重要的合伙伙伴,两者并不是一家。有投资者担心,“斐讯现在极力撇清关系,等K码数据转移到新的平台,估计打算(跟联璧金融)一刀两断。”这让未能获得兑付的联璧金融理财产品投资者心急如焚。

互联网保险的成长与烦恼事实上,变化来自方方面面。近日,市场流传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草稿)》征求意见的函显示,其他保险公司变更为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应当参照新设保险公司的方式提出申请,具体条件和程序由银保监会另行规定。这意味着,其他保险公司将来可以转制为互联网保险公司。相对于传统保险公司,互联网保险公司的线上经营险种不受分支机构限制。

随机推荐